如何防止更多的人变成恐怖分子?

玛雅蓝

当地时间11月13日晚上,恐怖分子在法国巴黎引发了多起恐怖袭击。截至发稿时止,已经有153人在袭击中丧生。

恐怖分子数量并不多,却能造成巨大的危害;他们行踪隐秘,策略多变,为调查和追捕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那么,谁会成为恐怖分子?怎样有效打击恐怖组织?反恐专家一直在寻找答案,来看看他们的初步研究成果。



平民如何一步步变成恐怖分子?

人们曾经猜想,恐怖分子一定普遍教育程度较低,性格孤僻暴躁,有反社会倾向…… 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恐怖分子的心理几乎与普通人无异。另外一些心理学研究则对恐怖分子的行为有了初步的了解。伊朗心理学家、乔治城大学的Fathali M. Moghaddam 教授提出了一个金字塔模型(staircase model),解释恐怖分子在人群中产生的过程。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基层:对物质条件公平性的评估

每个人都会将自己的处境和他人相比较。一部分人认为社会是公平的,他们会留在这一层;感到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的人上升到金字塔的第一层。

第一层:寻求改善境遇的方式

有些人找到了改善自己处境的方式,或者成为决策者,他们离开这一层,寻求非暴力的解决途径。找不到解决方法、对现实感到不满的人上升到第二层。

第二层:攻击目标的转移

对无法改善境遇感到愤怒,开始寻求报复的目标。愤怒可能会指向政府,或者第三方党派,如某个宗教群体等等。一旦找到了具体的攻击目标,就上升到第三层。

第三层:道德承诺

到达这一层的人已经发展出暴力倾向。暴力组织会利用这种情绪,为潜在成员提出“道德承诺”(moral engagement)。在这些组织中,对于目标群体的暴力行为是可以接受的,甚至被视为一种责任。潜在成员被赋予了一种新的社会身份,感到自己成为一个小团体的成员,背负着为世界带来公平正义的责任。认同这个目标的人上升到第四层.

第四层:排他心理的产生

参与者开始区分同类与他者,脱离家人、朋友,孤立出来。他们被要求严格保密,并遵守组织的规定。到达这一层的人很难活着脱离组织。

第五层:回避抑制(sidestepping inhibitions)

暴力行为就产生于这一层级。恐怖分子开始能够克服对屠杀无辜群众的抗拒心理,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区分(categorisation)和疏远(distancing),即明确群体的边界,并放大群体内成员和“敌方”的差异。


(​图片来自CNN)



这个模型目前还缺乏更多的量化研究,从低层级上升到高层级的过程也还不够明确,但其基本结构已经得到了大量实际案例的支持。它对公共决策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edX 课程《恐怖主义与反恐》中指出,目前大多数政府决策都主要是短期措施,并且只针对到达金字塔顶端的个体。然而,这部分群体已经到达或超过了第四阶段,正在筹备或者已经发动恐怖袭击。

Moghaddam 本人也认为,终结恐怖主义的唯一方式是改善基层群众的生活条件,让大多数人感到生活是公平的、有希望的。



反恐研究领域的五个疑问

该如何有效对抗恐怖主义?在Coursera 课程《恐怖主义与反恐:理论与实践的比较》中,莱顿大学的Edwin Bakker 教授总结了反恐研究领域的五个疑问。


​Edwin Bakker 教授(图片来自课程视频截图)




1-我们能否识别潜在的恐怖主义者?

恐怖组织行动十分隐蔽,但仍然可以根据一些心理和行为特征识别潜在的恐怖主义者,在其行动前就将其逮捕。这种做法目前已有成功案例。

但是,这种措施也有一些负面影响。对每个人都实行同样的严格审查会浪费大量人力物力,但如果根据容貌和肤色,对特定群体进行“特殊关照”,这又有悖种族平等。我们还需要寻找利弊之间的平衡。

2-我们有可能感化恐怖分子吗?

反恐研究专家John Horgan 将去激进化(Deradicalization )定义为通过社会学与心理学方面的措施,减少恐怖分子的暴力倾向,使其不再参加暴力行动。这方面确实有成功先例,一些恐怖分子脱离了组织,为和平社会效力。

如何转化恐怖分子,目前主要有两种方案:一是为个人提供宗教和心理方面的咨询,二是通过政治协商、停火等方式,在群体层面上产生影响。

3-对恐怖组织头目进行追捕和打击,能否消除恐怖组织?

逮捕或击毙恐怖组织头目也常常被视为反恐行动胜利的标志,比如美军击毙本拉登的行动。“擒贼先擒王”的办法,对打击恐怖主义是否有用呢?比如说,能否削弱恐怖组织的力量,使其停止行动,并缩小恐怖组织的规模?Jenna Jordan 在2009年发表了一篇论文。她研究了1945到2004年的298个案例,发现这种方式对于规模较小、成立时间较短的组织更为有效。对于更大规模的恐怖组织,或许我们还需要借助其他方式。

4-恐怖组织能被打败吗?

我们有没有可能根除恐怖组织和恐怖主义,让恐怖袭击不再发生?这个问题很重要。虽然我们都渴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但许多政客对此持悲观态度。2004年,美国总统布什就说:“我不认为我们能够打败恐怖主义,但我们能够减少世界对恐怖主义的容忍。”

然而,承认无法根除恐怖主义不代表投降。如果认为恐怖主义不可能被根除,或者说难以根除,那么决策者将更加注重如何在根源上防止它的产生,以及如何减少它的影响。

5-能否建立一个整体措施,打击和限制恐怖主义?

整体措施(holistic approach)需要社会各部门的配合,它不仅针对暴力进行打击,也针对暴力发展的过程;不仅打击已经产生的恐怖主义,也预防新的恐怖主义的产生。这听起来似乎是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它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实际上,建立一个这样的反恐体系成本高昂,而且很难评估每个具体措施的有效性和优先级。更何况,我们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建立这个体系。


​西班牙马德里,阿拉伯文化基金会发起游行反对恐怖主义。(东方IC/图)

只有了解恐怖主义,我们才能找到反恐的有效途径。你可以说pray for Paris,但祈祷不会带来真正的安宁;你可以呼吁人们抵御发自内心的恐惧,但对于创伤事件的亲历者来说,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专业的心理支持。

争斗、贪婪和愤怒大概已经写入了基因,我们仍然可以在猩猩部落中看到人类远古战争的影子。但是,人性中也有利他主义,有对明天的信任和渴望。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洞悉事物的理性。人性之美与理性之光的结合,终能为人类带来和平。



本文整理自美国乔治城大学和荷兰莱顿大学的相关MOOC课程。

恐怖主义与反恐,乔治城大学,edX


课程重点介绍恐怖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历程、恐怖组织运作方式等等,是了解恐怖主义和反恐研究的入门课程。



恐怖主义与反恐:理论与实践的比较,莱顿大学,Coursera


由资深反恐研究专家Edwin Bakker 主讲,介绍现有反恐理论及其有效性,带领学习者正确认识恐怖主义。



相关演讲和更多课程戳这里。

所有评论(0条)

社区首页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2017果壳网

关于我们 新手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