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侯乙墓漆箱星宿图与二十八宿(上)

mimike 2014-05-31 16:39

【羲和四子敬授民时】

天文学是人类最古老的科学之一,远古时代人们仰望星空寻找它运行的规律,在中国也是一样。中国人有一句话叫言必称尧舜,《论语》里说祖述尧舜,《尚书》里第一篇就叫《尧典》,是记载尧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一些文化现象,里面首先提到的就是当时的天文。《尧典》一开头就说(尧命令)羲和二氏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羲和二氏实际上有四个人,羲仲、羲叔、和仲、和叔,舜命令这四个人分别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去观察天体运行的规律,给广大的民众以历法。羲仲所在的地方是东方旸谷,他要观测的是日中星鸟。中国人把一年的时间长度按照日影的长短定了四个最重要的节点,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简称二分二至,羲和四子分别要去观察。春分和秋分就是白天跟黑夜的长短是一样的,叫日中和宵中。春分跟秋分的中间有一个点,白天是一年当中最长的一天,叫日永和它相对的一点是这一天晚上的时间是一年当中最长的一天,叫日短。确定这四个点的标志是天上的四颗星,春分这一天正南方昏时有一颗星叫鸟,昏时在南中经过的这一天就是春分,《尚书》里把它叫日中,就要告诉天下开始要到地里面去劳作了。羲叔到南方南郊观测大火星,这颗星在昏时南中出现的时候就是夏至。和仲到西边昧谷观测虚星,如果观测正南出现虚星,是秋分。和叔奉命到北方幽都观测昴星,如果昴星在南正的昏时出现了,这一天是冬至,羲和四子就是观测二分二至,中国的历法是跟古代的农业密切相关的。到了元代有一个历法叫《授时历》,名字就出自《尚书·尧典》第一篇“羲和四子敬授民时”。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是跟中国古代的农业密切相关的。


【上古天文观测仪器】

观察四仲中星的地点,《尚书》里面说,南中就是正南的方向,都在昏时统一的方向观察。中国最早的数学类的著作《周髀算经》里面提到确定南中的方法是通过表这样一个工具来求得的。表实际上就是一根有一定长度的杆子,古人发现把一根杆子立在地上,每天不同的时段,这个太阳照射投影在地上的位置是变化的,可以通过测它的方向来求得正中和正南。具体来说,早晨太阳投影的最早一点记录下来,到了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在另一个方向投下一个点,把这两个点连接起来,从表的方向向正南做一个垂线就得到了正南的方向,相反的方向就是正北。《尧典》里面还可以看到当时已经有一些天文仪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璿和玉实际上是指当时装饰仪器的东西,玑和衡就是当时观察天文仪器的工具。玑类似于后世浑天仪,衡是观测星空的一根杆子,后来的天文仪器主要的构件就是这两项。所谓七政就是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用璿玑玉衡来观测日月和五大行星在天上运动的路线。


【中国上古的四分历】

建立一种历法时最基本的一个要求就是要知道一年的时间长度。通常是把太阳视运动的留下的一个周期的轨迹叫做一个太阳年,俗称阳历。世界上有很多的历法是太阳年,如古代埃及人,他们通过长期观测发现尼罗河定期泛滥,每次泛滥的时候天狼星偕日升,这个长度正好是一年。中国人的历法不一样,《尧典》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中国人通过长期观测发现太阳年的长度是366天,中国人的历法不是光看太阳,还兼顾月亮。月亮圆缺一次是相对固定的一个周期,一年里大致上包含了十二个月,可是十二个月亮的圆缺的周期跟太阳一年366天的长度不相等,十二个月的时间长度加起来只有三百五十四到三百五十五天,比一个太阳年的长度要少十天或者十一天,三年多出来一个多月,五年就多出来将近两个月,如果不及时调整,四季就会错乱。所以中国人很早在《尧典》里就已经意识到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古代每五年叫做五岁再闰,插进去两个月,七年要三闰,十七年九闰,使得中国按照月亮来确定的月能够跟这个太阳回归年的周期能够适应。商朝闰月一般是摆在岁末,所以在甲骨文里十二月之后有十三月,有的时候甚至有十四月,后来随着历法的进步,开始按照实际天气的情况把闰月放到不同季节气候。所以中国的历法叫阴阳历,它完全了解一个阳历的时间长度,但是要根据月亮的圆缺来安排时间段。
中国古代非常重视二分二至里面的冬至,冬至一阳升,黑暗最长的那一天过去了。在一个回归年的长度里,从冬至开始再回到冬至是中国人的意识上的一年,冬至这一天的日影投影点每年不一样,河南登封县有一个很有名的古迹叫周公测景台,测景台象门一样,太阳光射进去在地上有一个刻度,发现在冬至这一天太阳在这条表上面的投影每年不一样,大致每年往后要推迟六个小时,第五年它又回复到原来的那个位置,古人从这个意识到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这个结论跟我们现在的现代天文学的研究的结果是完全一致的。
中国有古六历,黄帝历,颛顼历,夏历,殷历,周历,鲁历,这古六历实际上这是一个体系的,都认为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所以叫四分历。


【北极、北斗和二十八宿】

中国传统的天文学体系里最重要的一颗星叫北极星。古人观测发现整个晚上天体都在运转,只有一颗星是不动的,是恒星里面最特殊的一颗星。《论语》里有“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就是做一个有德的执政者好比是北极星,你站在那不用动,所有的星都会拱卫着你来运作。北极星在西方的天文学体系里是小熊星座里面的α星,除了《论语》,《吕氏春秋》的《有始篇》里面也提到“极星与天俱游而天极不移”,实际上后来古人慢慢发现它不是理论上的天极,只是离天极最近的那颗星,实际上它也是有很微小的移动。
和北极星关系最密切的是北斗七星,《诗经》里面有“唯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还有一种说法是把北极星比作天帝,它是安坐不动的,北斗星就像一辆它的车子,一年四季都在天上奔走。黄河流域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北极星,中国人观察发现它跟我们的季节有非常直接的一个联系,斗柄指东的时候天下皆春,指着南方天下皆夏,指西天下皆秋,斗柄天下皆冬,所以古书里面讲天跟人间是合一的。《史记》里面说北斗好比是帝的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北斗在中国历法当中的地位大概是其它文明里面所很少有的。
地轴有一个倾角,这个角好比是轴的轴端,离它最近的是北斗七星。古人的观念天是一个球体,圆的这一端北极北斗再往下有个很重要的一个星空区是黄道。苏东坡的《赤壁赋》里讲到月亮徘徊在斗、牛之间,斗跟牛就是天上两个恒星,月亮在斗跟牛这个地方。甲骨文里面有一条卜辞说某一天观察天象发现有新大星并火,火也是天上的一颗恒星,古人在晚上看到突然有一颗新的从来没见过的一颗很大很亮的星在往火这个恒星靠拢,现在天文学家研究的结果认为这是一颗变星,如果只是说天上突然出现了一颗变星没有任何意义,一定要说是在哪一颗恒星的附近,或者说哪两颗恒星之间。在黄道跟天球赤道这一个区域里,中国人就选了二十八颗恒星来作为一个坐标体系,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二十八宿。二十八宿体系在战国后期的《吕氏春秋》里已经有了非常完整的记载,中国人按照四季四时的格局把二十八宿切成四块,分别叫东宫、南宫、西宫、北宫,每一个宫都是七颗星,叫东宫七宿、南宫七宿、西宫七宿、北宫七宿,人类有一个共同的习惯,都喜欢把天上的星座想象成动物等,中国也是这样,认为东宫七宿象一条龙,主春,这七颗星叫角亢氐房心尾箕,南宫七宿象雀主管夏天,叫井鬼柳星张翼轸,西宫七宿象白虎,主秋,是奎娄胃昴毕觜参,北宫象玄武,主冬,是斗牛女虚危室壁。在黄道跟天球赤道附近这个区域确定的二十八颗星是观察行星运行以及特殊天象的一个背景,也是中国人绘制星图、制定历法的一个基础,还可以参照月亮在星空当中的位置推测太阳和恒星的位置,到了晚上太阳看不到了,依然可以知道它在什么位置,合朔等天文现象都是借由二十八宿座标体系建立起来的,中国古代天文学离不开二十八宿。


【恒星体系为何取“二十八”之数】

古人认为二十八跟一个恒星月有关,《吕氏春秋·圜道》:“月躔二十八宿”,月躔就是月亮停留的地方,《论衡·谈天》里面也说这个二十八宿是日跟月的舍。中国人经常把这书舍两个字并列,认为是太阳或者月亮停留的地方,好比当时有邮亭,汉代送邮件是每隔多少地方就有一个邮亭,史记的律书里凡是引到二十八宿都称为叫二十八舍。
古代印度也有二十八宿,在他们的语言里二十八宿称为纳沙特拉,阿拉伯世界里面称为马纳吉尔,这两种语言翻译过来准确的意思都是月站。一个恒星月的长度大概是27.32166日,取整就是二十八宿,由于是在二十七到二十八之间,所以古人曾经有一段时间是用二十七宿的,把冬宫七宿里面的室跟壁合成一宿,但后来固定为二十八宿。
二十八宿距度实际上是不等的,井宿是最宽,有33度,觜宿最窄,只有2度,其它的也不都是13度,所谓二十八宿是在黄道跟天球赤道交叉带里不平均的选取了二十八颗恒星,这二十八颗星它并不一定就是月亮每天走一个站,只是选了二十八个标准点,但这些点不是平均分布的。


【二十八宿体系起源】

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初有大量欧洲传教士来到中国,其中有个法国传教士叫宋君荣和一位英国学者科尔布鲁克,他们对中国的二十八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把中国的这二十八宿及印度的二十八宿体系介绍到欧洲,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兴趣。大家发现除了中国印度之外,伊朗、埃及、阿拉伯世界的天文学体系里都有二十八宿,这个体系首先是在哪一个地区发明的,通过什么样的传播路线传到世界其它地方,成为国际天文学界讨论的一个热点。学术界曾经有过一个思潮,认为人类的文明是一源的,就在巴比伦的新月形地区。他们认为农业、天文学等等都是最早由这个地方发明再传到世界各国,所以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二十八宿最早起源于巴比伦。这种看法在国际学术界非常盛行,英国学者艾约瑟、基思,德国学者韦伯、奥尔登贝格、博尔等都持这样一种看法。日本著名的天文学史学者叫饭岛忠夫把这种说法具体化,说在公元前331年马其顿王国的亚历山大大帝灭了波斯帝国,他的势力他的版图一直推到中亚,这个文化对亚洲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谓二十八宿就是在这个时候传到中国和印度的。
这个说法如果仔细去推究,可以发现是站不住的。巴比伦的黄道十二宫完全是根据黄道来确定的,巴比伦把太阳视运动的回归年分成了十二个月,所以它认为太阳每一个月进入一宫,它这个月跟月亮没有关系,跟二十八宿也没有关系。一直到公元前三世纪塞琉古王朝时期的巴比伦的泥版文书里采用的天文体系还是黄道体系,跟月亮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中国的二十八宿主要的关注点是月亮的视运动,这二十八个标志点跟月亮的视运动密切相关,而且中国二十八宿体系一定是跟四象密切相关,在巴比伦的泥版文书里到现在没有发现二十八宿的痕迹,有一种完全跟黄道十二宫没有关系的三十一个标准星的体系是在公元前312年到公元前64年塞琉古王朝时期使用的,时间相当的汉代星空体系跟它是明显不同的。西汉汝阴侯墓葬里出土了二十八宿的名称,这个体系跟巴比伦的三十一个标准星比较发现里面只有三颗星是相合的,其他的完全不合,证明巴比伦的三十一颗标准星的体系跟我们中国二十八宿的星空体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存在巴比伦把二十八宿传到中国的说法。

中国、印度、阿拉伯、埃及的二十八宿体系应该是同出一源的,阿拉伯的马纳吉尔星名表完成的年代是在古兰经写定之前,不早于公元前2世纪,埃及二十八宿的时代和阿拉伯世界的比较接近,大概在公元前3世纪以后的科布特时代,中国文献里有关二十八宿的记载年代要早得多,汉代的《史记》、《淮南子·天文训》、再早一点《礼记·月令》、《吕氏春秋·十二纪》里面都有关于二十八宿的完整记载,只是个别星宿的写法略有差异,此外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年代是公元前170年,里面也有完整的二十八宿的星名,中国二十八宿的记载资料不仅多,而且年代早,还有些文献虽然年代比较晚,但是它里面引用的材料年代是很早的,比方唐代《开元占经》引用了战国时代的《石氏星表》,也有二十八宿的名称。《石氏星表》大概是公元前4世纪的材料,里面谈到了那个时代二十八宿的距度,最晚在战国时代,二十八宿体系已经基本完备了。
可是有一些西方学者的看法跟我们很不一样,英国学者白赖南和美国学者伯吉斯认为中国的二十八宿是从印度传进来的,理由是二十八宿的名称有一些跟印度的梵文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他们这些看法在学术界也有很多反对,日本京都大学前校长,著名天文史学家新城新藏先生认为二十八宿最早是在中国形成的,具体的年代是在周初或者更早,到了春秋中叶以后,二十八宿传到中亚、印度,最后传到波斯、阿拉伯这些地区。
中国的二十八宿体系跟印度的二十八宿体系非常相似,把中国二十八宿的古距星和印度二十八宿体系里面的联络星相比较,有九个相同,如果把后来的二十八宿的距星和印度的联络星相比,有十一个是相同的。另外中国古代曾经把二十八宿里面的营星称为西萦,把壁称为东萦,两个合并在一起叫萦,印度古代的经典里也是把室壁合在一起,他们也有一个二十七宿的叫法。相似还有一个,二十八宿起点,中国跟印度都把角作为起始星宿。
但是中国和印度的二十八宿体系也存在着许多的不同之处,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已故夏鼐先生曾经指出,印度的月躔体系有二十七宿跟二十八宿两种体系,使用比较多的是二十七宿,印度二十七宿的宽度相同的是比较多的,而中国的二十八宿宽窄的程度基本上是不等的。另外印度的二十七宿或者二十八宿体系里使用的星也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喜欢使用亮星,这个体系里使用一等星以上的一共有十颗,不太亮的四等星以下的才三颗,标准星叫距星,都很亮;而中国二十八宿的距星都喜欢选用暗的,我们的二十八宿不断地调整,原来有一颗星中国称为河鼓,这个星原来我们用的是一颗一等星,另外还有一个织女用的是零等星,结果后来把这两颗非常亮的星都调成了三等星,河鼓就换成了牛宿一,织女换成了女宿一,把亮星换成了暗星。心宿二是一等的亮星,中国古代把它叫大火,可是在二十八宿里面不用它做距星,而是选了它旁边一颗三等星就是心宿一来替换它,这两颗星离黄道赤道的距离是相同的,跟远近没有关系,但是我们都用暗一些的星取代了亮的星。另外黄道上有一颗轩辕十四,是一等亮星,离赤道也不远,但是中国二十八宿体系里后来它被另外一颗离黄道赤道都比较远的一颗四等小星张宿一替代了,毕宿一和毕宿五都在黄道赤道附近,尽管它很亮,我们选用了四等的小星毕宿一来取代它,参宿是一个很亮的星群,其中的参宿七是一颗零等星,参宿四是一等星,但是中国选了一颗二等星参宿一作为标准星。另外在《史记·律书》里,二十八宿里面包括狼和弧,狼是天狼星,是整个天上最亮的一颗星,但是中国人把这个星舍弃了,用一颗三等星井宿一来替代它,上面这些例子都有力地证明了中国人喜欢用比较暗的星来做这个标准星。二十八宿的距星当中一等星只有一颗,四等星以下的有八颗,其中最暗的一颗星叫鬼宿一,是肉眼勉强能看到的一颗六等星。中国二十八宿体系里喜欢用相对暗的星的原因跟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有关,因为北极星本身是一颗不太亮的星,如果我们把二十八宿的星都选的非常亮,光辉掩盖了北极星,就无法突出北极星的重要性。所以中国人一开始跟印度人一样选的都是比较亮的,后来逐步用相对比较暗的星来替代,但在印度的二十八宿体系里面没有。
二十八宿体系跟中国的实际情况更加密切,比方说中国北极、北斗、二十八宿中,北斗七星在黄河流域的恒显圈里面,一年四季都能看到,但是印度不同,北斗七星不是四季都能看到,在这个星空体系里面不是特别重要的。另外我们中国由于有北斗七星和二十八宿,这样一个体系跟一年四季是紧密联系的,可是印度是六个季节,冬春夏雨秋露,跟北斗七星不配合,而印度的纳沙特拉体系当中二十八宿它照样分成四宫,这可以看到从中国移用过去的痕迹。再比方说,中国二十八宿里面先牵牛,后织女,回推结果表明公元前3500年之前实际的天象是先牵牛,后织女,印度接受中国二十八宿体系的时候这个天象已经变了,但是它还是把这个照搬过去,二十八宿体系与中国的实际情况和中国人的文化更为接近。

所有评论(0)

你的评论

课程全部笔记
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

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

评分:
9 (65人评价)
时间:
时间自主
难度:
简单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2017果壳网

关于我们 新手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