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周下 2017.5.8第1周

白鸟 2017-05-08 23:04

人不单能听到音乐,更能感受到音乐中所蕴含的情感。这种复杂的反应现代科学也许还解释不清,但老师将它归因为两大部分:后天的培养(nurture),与音乐的自然属性(nature)。

后天培养比较容易解释,也容易理解,老师讲了不同文化的音乐差异,特别讲到了狭义的西方古典音乐的一些基本规则。比较难解释的是音乐的自然属性。

西方古典音乐有着严格的“和弦”“对位”规则,是一个让人感觉非常“人造”的产品,怎样能让人感受到古典音乐是来源于自然的呢?我想了一下,没想出好的例子。好在我只要安安静静听老师讲就好了。

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不知道这个例子在西方音乐的教程中是普遍被使用的例子,还是老师自己专有的,总之感觉特别贴切。

乐器发出的声音其实不是单音,而是由一个较强的基音加若干个不同程度衰减的泛音组成的整体。不同乐器的泛音谱有差异,所以音色就不同。关于这个我之前还写过一篇《音有色,相无形》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16556 那按照一般的弦乐器的泛音谱,如果你弹一个La的时候,其实出来的声音是这个基音La,加上比它高八度的第一泛音La,再加比基音高两个八度的第二泛音La,再加比基音高三个八度的La,然后还有一些其他比基音高十几二十几度的不是La的泛音......大概这样吧......

比较绝的是,有人居然拿这几个基音和泛音做了一首曲子!而且不是一般人,曲子也不难听,就是理查德·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就是斯坦利·库布里克在《2001,太空漫游》里开篇,以及人猿使用工具时使用的那段音乐。

这一组泛音的频率,也就是它们的音高,是由拨弦时弦上震动的多次叠加形成的,是一种纯粹物理的组合。不可理解的是,当你将这个组合延时展开,成为《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一部分的主旋律的时候,感受到的并不是单调的一个八度,再一个八度,再一个八度...却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如红日跃出云海般的,人类精神的胜利。虽然这个例子举完我们依旧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物理的动机,一个纯粹nature的排列,会对人造成这样的影响。但无疑,你必须认同,音乐的动人背后必然有客观规律的支撑。

所有评论(0)

课程全部笔记
Introduction to Classical Music

Introduction to Classical Music古典音乐导论

评分:
9 (32人评价)
时间:
2017-07-17
难度:
一般

白鸟在本课程的其他笔记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2017果壳网

关于我们 新手指南